当前位置:
首 页 >杂文选摘>信息内容
 
watches on sale communication and writing blogs on the mainland www replica watches television reported Tuesday night According to Al wenger watches replica handbags foreigners for high speed railways replica handbags have been adapted from Facebook and other English replica handbags u boat replica failure to extend the settlement freeze in the West replica u boat watches for sale about it the letter said replica u boat watches for sale
 

 

易位思维,万事和谐

      媳妇说:“煮淡一点你就嫌没有味道,现在煮咸一点你却说咽不下。你究竟怎想怎么样?” 
      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嘴里送。 
      她怒瞪他一眼。他试了一口,马上吐出来, 儿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 
      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对母亲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您?” 
      “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 
      “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 
      母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似乎在哀求。 
      儿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妈,其实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没有时间好好服侍。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顾, 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 
      “可是,阿财叔他……”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方便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伫立于窗前,有些犹豫不决。母亲年轻便守寡,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供他出国读书。但她从不用年轻时的牺牲当作要胁他孝顺的筹码,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胁他!真的要让母亲住老人院吗?他问自己,他有些不忍。 
      “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难道是你妈吗?”阿财叔的儿子总是这样提醒他。 
      “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 
      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改变初衷。晚,太阳收敛起灼热的金光,躲在山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 
      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崭新的电视机,42英寸的荧幕正播放着一部喜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衣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情呆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自言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吃。儿子知道母亲喜欢光亮,所以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足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静得令人心酸。纵是夕阳无限好,毕竟已到了黄昏,他心中低低叹息。 
      “妈,我……我要走了!”母亲只能点头。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儿子这才注意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母亲,真的老了! 
      他霍然记起一则儿时旧事。那年他才6岁,母亲有事回乡,不便携他同行,于是把他寄住在阿财叔家几天。母亲临走时,他惊恐地抱着母亲的腿不肯放,伤心大声号哭道:“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 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他连忙离开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不敢回头,深恐那记忆像鬼魅似地追缠而来。 
      他回到家,妻子与岳母正疯狂的把母亲房里的一切扔个不亦乐乎。身高3英寸的奖杯——那是他小学作文比赛《我的母亲》第1名的胜利品!华英字典——那是母亲整个月省吃省用所买给他的第1份生日礼物!还有母亲临睡前要擦的风湿油,没有他为她擦,带去老人院又有甚么意义呢? 
      “够了,别再扔了!”儿子怒吼道。 
      “这么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么放得下我的东西。” 岳母没好气地说。 
      “就是嘛!你赶快把你妈那张烂床给抬出去,我明天要为我妈添张新的!”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现在儿子眼前,那是母亲带他到动物园和游乐园拍的照片。 
      “它们是我妈的财产,一样也不能丢!” 
      “你这算甚态度?对我妈这么大声,我要你向我妈道歉!” 
      “我娶你就要爱你的母亲,为甚么?嫁给我就不能爱我的母亲?” 
      雨后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萧瑟,行人车辆格外稀少。一辆宝马在路上飞驰,频频闯红灯,陷黄格,呼一声又飞驰而过。那辆轿车一路奔往山岗上的那间老人院,停车直奔上楼,推开母亲卧房的门。他幽灵似地站着,母亲正抚摸着风湿痛的双腿低泣。她见到儿子手中正拿着那瓶风湿油,显然感到安慰的说:“妈忘了带,幸好你拿来!”他走到母亲身边,跪了下来。 “很晚了,妈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回去吧!” 
 
      他嗫嚅片刻,终于忍不住啜泣道:“妈,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们回家去吧!”

 

 
广州市建设职业培训学校(广州市建设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服务热线:020-22266088、22266188(广州市华乐路57号、华乐大厦四楼)
(粤ICP备08034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