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杂文选摘>信息内容
 
watches on sale communication and writing blogs on the mainland www replica watches television reported Tuesday night According to Al wenger watches replica handbags foreigners for high speed railways replica handbags have been adapted from Facebook and other English replica handbags u boat replica failure to extend the settlement freeze in the West replica u boat watches for sale about it the letter said replica u boat watches for sale
 

 

养父与我的故事

      她10岁生日那天,她爹再也没有从井下上来。迫于生活的压力,娘带着她又嫁人了。
      她第一次看到他,惊住--他怎么这么老这么丑?和她亲爹比,他好像老了不止10岁,眼睛小得只有一条缝,满脸的褶子,有50岁了吧?她看到他就烦。
      这个男人娶了她娘后,也去矿上干活了,发了工资,一分不少地全交给她娘,下了班,买花生买糖葫芦给她,期望她叫他一声爹。
      她偏不。
      娘让她叫爹,她执拗地说,凭什么?我爹已经死了。他站在一边,尴尬地笑着说,那就叫叔吧。
      叔她也不肯叫,嫌他邋遢,而且吃饭没吃相,呼哧呼哧的。
      14岁,她到镇上读初中了。每个周末,他跑来接她,一路上他问长问短,她答得少,因为觉得没必要和他说。同学问她,接你的男人是谁?她答,一个远房亲戚。
      但他每次来看她,都会带好多好吃的给她,他说,你娘让我带给你的。后来有一次她发现,娘并没有带东西给她,是娘说漏了嘴,娘说,家里用钱紧,这个月就不带什么给你了。
      但是她还是收到了他送来的饼干和奶粉,他说,你娘说了,你正长身体呢,要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
      虽然来自农村,可她觉得,自己并不比那些城里的孩子吃得差。她知道,是这个男人关心着她。那时,她小小的心里,有了些许的温暖,但那一声爹,她是叫不出口的。
      她考上了高中,他说,不如,我们搬到城里去吧。
      娘反对,说搬到城里做什么?怎么生活啊?
      他说,为了孩子啊,孩子要到外面租房子住,我们怎能放心得下!再说,城里的钱要比这里好挣些,矿上马上不行了,我得多给你们娘儿俩挣点儿钱,孩子还要上大学呢。
      那时她17岁,拧着衣角想哭。上高中的费用很高,他凑不够学费,去卖了血。抽屉里,有他卖血的单子,她是偶尔看到的,那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刘大苍。很恶俗的名字,看得她想掉眼泪,她说,叔,谢谢你。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搓着手,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他不善言谈,却总是和她找话说。有一天她听到他和娘说,这孩子多可怜,10岁没了爹,如果我再不对她好点儿,心里说不过去啊,明天是孩子的生日,你问问她喜欢什么,咱俩送她。 
      那是第一次有人给她过生日,是他亲手擀的面条,还有他送给她的一匹小马,布的,花10块钱从集镇上买来的,因为她属马。她吃着面条,觉得心头哽咽。
      为了她,他们全家搬到了城里。
      他在街上做了修鞋匠,娘摆了水果摊儿。她天天要路过娘的水果摊儿和他的修鞋摊儿,他永远在那里忙碌着,有时看到她,他总是说,你等等。
      他的鞋摊儿旁边,有一个面包店,还有一个卖烤红薯的。有时,他会给她买一块面包;有时,会买一块烤红薯,然后笑呵呵地继续修鞋。
      他一笑,眼睛就更小了,她呆呆地站在风中,举着那块烤面包。她知道,他虽然挨着面包房,可她肯定,他一次也没有舍得吃过烤面包。
      那时,她有了和他相依为命的感觉。
      不幸的事是在她高二的时候再次发生的。
      她的娘,突然倒在水果摊儿上,再也没有醒来。
      她想,她是个苦命的孩子,没了爹,又没了娘,从此,她靠谁?
      他说,孩子,不要哭,有叔呢。
      是啊,她还有个叔!她的丑叔!可是她和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将会如何?
      他什么也没有说,还是早出晚归,给她做饭,嘱咐她多吃饭。她学习忙,她的衣服全是他洗干净后叠好的。
      一年后,她考上了重点大学。他拿着那张录取通知书哭了,他说,叔准备喝点儿酒庆祝庆祝。
      那时,她想叫他一声爹,但她还是说了一句,叔,我去给你炒两个菜。
      她上大学,要很多的学费。他回了趟老家,把家里的老房子卖掉了,他说,以前总想老了还乡,现在不想了,卖了以后供你上学,只要你上出学来,叔就放心了。
      她是带着他卖房子的钱去上大学的。
      他每月寄来生活费,她知道,那是他一块钱一块钱攒起来的。那些钱,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啊,他的头发已经白了,脸更黑了。
      后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托福,去美国之前,她回家与他告别。
      那是她见到他第一次流眼泪,他说,孩子,外国要是不好就回来,不要担心叔,我会过得很好。
      她也哭了,说,叔,我担心你一个人……
      他就哽咽着说,没事,叔是铁打的人,你放心。
      她走时,他去送她,她说,叔,回吧,您多珍重。他挥着手,风吹起了白发,临走,递给她一个纸包,红色的纸里包着什么东西呢?
      在火车上打开纸包,她呆住了,是一万块钱。有100块的,有10块的,有一块两块五块的,很烂的一堆破钱,她抱着那堆钱,哭了。
      几年后,她飞了回来,是为他处理后事的。
      他突发脑溢血,死在了修鞋摊儿上。
      她为他定做了最好的棺木,比娘的还要好。按照当地的风俗披麻戴孝,并且在坟前摔了一个碗,那都是女儿应该做的事。
      好多人说,看人家,从美国留学回来还能对一个继父这样。可她知道,她欠他的,还远远无法补偿,她总想让他过上好日子,以偿还这半生恩情,可她现在明白,他早就是她的亲人了,而且在他心中,她就是他最亲最亲的女儿。
      摔碗的时候要喊亲人,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喊叔,她喊了那么多年叔,可她用尽力气哭着喊--爹,闺女为你送碗来了!
 
 
 
广州市建设职业培训学校(广州市建设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服务热线:020-22266088、22266188(广州市华乐路57号、华乐大厦四楼)
(粤ICP备08034269号)